• 賈躍亭需要更多許家印

    寬讀 > | Time Weekly - 2018-10-09 11:30:17 來源:尋找中國創客
  • 文/薛星星

    賈躍亭的心氣比國內的幾家“后輩”造車公司高得多。雖然他在國內名聲不佳,但在營銷上依然無人能及。

    12.jpg

    他把國內的競爭對手們視為特斯拉的追隨者,做的是“低端低質低價”的產品,而“FF是為了變革而生”,“領先特斯拉一個時代”,和中國所有的造車企業有“本質的區別”。

    這使得一些人對他抱有幻想,期待著“英雄”可以東山再起,屢次危機關頭,賈躍亭先生——這位早年出身于山西的實業企業家,總能獲得貴人相助。在他的微博下,每天依然有人不斷高喊著“相信賈總”。

    曾經雪中送炭的山西老鄉孫宏斌已經心灰意冷,170億元的投資打了水漂,他在今年3月辭去樂視董事長的職位,對外發聲:“已經不是壯士斷臂,是砍頭了,以后別再提樂視,歸零了,沒了。”

    送走了孫宏斌,賈躍亭迎來另一位房地產大佬,許家印的恒大在今年6月以67.46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 100% 股份,間接持有FF 45%的股權,成為FF母公司Smart King的第一大股東。

    雙方在此后的蜜月期里,在國內新成立了“恒大法拉第未來”的新公司,許家印還在7月到訪FF美國洛杉磯總部,表示要在資金、生產基地建設、產品銷售等方面給予FF全方位的支持。

    直到10月7日畫風急轉。恒大健康發布公告稱,賈躍亭欲撕毀合約踢恒大出局。FF也在10月8日發布公告稱,之所以解約是恒大在協議有效期內未履行其支付款項的承諾,并阻止FF接受其他融資。

    雙方各執一詞,FF母公司SmartKing已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解除與時穎公司的所有協議及權利;恒大健康則表示已聘請國際律師團隊,將采取一切必要行動。故事的情節堪比早年狗血的港式商戰片。

    雙方發公告互懟

    恒大健康在10月7日發布的公告可以概括為:該給賈先生的錢都按期給了,賈先生燒完了又繼續索要,索要無果后要踢恒大出局。

    公告中稱,時穎公司與Faraday Future原股東(FF Top Holding Ltd,實際控制人為賈躍亭)簽訂合并與認購協議,約定時穎在三年內向其投資20億美元,占合資公司Smart King Ltd 45%的股份。

    協議約定,20億美元的總投資在三年內分期支付,即2018年底前支付8億美元、2019年支付6億美元、2020年支付6億美元。

    恒大健康表示,2018年的8億美元投資已在今年5月25日提前支付完畢。但FF原股東在7月提出,8億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時穎再提前支付7億美元。

    時穎公司在之后與Smart King及原股東簽訂補充協議,同意在滿足支付條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億美元。

    但賈躍亭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數董事席位的權利操控Smart King,在沒達到合約付款條件下,就要求時穎付款,并以此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

    1)剝奪時穎作為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2)解除所有協議,剝奪時穎在相關協議下的權利。

    恒大的口吻顯得十分無辜,稱時穎已經履行相關協議下的責任,Smart King提出的仲裁嚴重傷害了時穎及其股東的權益,表示目前時穎已聘請國際律師團隊,將采取一切必要行動捍衛其權利。

    FF在一天后發表聲明,解釋稱欲與恒大解約的原因為,恒大未在協議有效期內履行其支付款項的承諾,并阻止FF接受其他融資。

    針對恒大在公告中提出的指控,FF逐一進行了回應。FF稱,FF的總體預算都與投資方進行了確認,并通過月度經營報告向投資人定期同步資金預算執行情況和未來資金計劃,并且所有資金支付均在投資人委派的財務人員審核下執行。

    也就是說,FF燒了多少錢、錢夠不夠花,作為股東的恒大都是一清二楚的。但和恒大的口吻不同的是,FF稱是恒大主動提出與其簽署原投資協議的補充修訂協議,并否認FF全球CEO賈躍亭對董事會進行“操控”的指控。

    “恒大對于在2018年提前支付剩余融資金額的補充協議——包括為何需要這些資金,何時需要這些資金——有著全面和深入的了解。”FF在公告中說。

    FF在公告中稱,FF和公司創始人賈躍亭已經如期完成了補充修訂協議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條件后,恒大并未能向其兌現支付除首筆8億美元投資外的任何額外資金,“反而試圖獲得對FF中國和FF所有IP的控制權及所有權”,且在此期間恒大阻止FF接受其他第三方的投資。

    “這是最基本、最常識性的公平問題。”FF在公告中稱,恒大不應該一方面拒絕支付資金,另一方面享受補充協議生效后的權益,包括接管FF中國的大部分經營管理權。

    13.jpg

    20億美元到賬時間成爭議焦點

    對比雙方的公告內容,恒大方面稱與FF原股東簽訂的協議是分期三年向其支付總計20億美元的投資。但FF在公告中則未有這一表述,僅表示雙方約定恒大在“2018年年初支付8億美元,并承諾在之后支付剩余12億美元。”

    這20億美元的投資最早來自于香港時穎公司與FF簽訂的投資協議。彼時恒大還未收購時穎。

    2017年11月,時穎公司與以賈躍亭為代表的FF原股東以合資模式設立新公司Smart King。

    其中,時穎出資20億美元獲取合資公司45%股權,而FF原股東以FF擁有的技術資產及業務入股,獲取合資公司33%的股權,剩余22%的股權則作為股權激勵預留給公司管理層。

    2018年6月,恒大集團旗下恒大健康宣布以67.46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 100% 股份,獲得45%的Smart King公司股份,成為Smart King第一大股東,正式入駐FF。恒大委派集團董事局副主席、總裁夏海鈞擔任Smart King公司董事長。

    當月,FF對外宣布,經過美國政府為期半年的審批之后,相關20億美元的首輪融資已經獲得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審批。

    而根據此前FF與時穎公司簽訂的協議,FF采用AB股架構,FF前股東每股股份配有10票投票權,時穎公司每股股份配有1票投票權,管理層股權激勵股份不具有任何投票權。

    但如果FF原股東出現違約情況,特別投票權由時穎持有。據媒體報道,如若賈躍亭無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順利交付FF第一批車輛,即視為違約。這也就意味著,賈躍亭將失去對FF的控制權。

    至少在當時,這筆生意對于恒大及FF來說都是劃算的。FF在危難關頭獲得了一筆巨額融資,而恒大健康自宣布收購時穎之后,次日股票便大漲66%,總市值高達661.8億港元,一天之內市值飆升263.5億港元。此后,其股價波動上升,8月29日最高17.64港元,期間最大漲幅達282%。

    許家印今年7月到訪FF美國洛杉磯總部時,各大媒體發布的照片中,他與賈躍亭站在一起,對面的技術人員正在為其講解FF的生產技術,“投資FF絕對是正確的決定。”他說。

    8月,FF的中國運營總部恒大法拉第未來智能汽車(中國)有限公司在廣州成立,法定代表人為恒大集團副總裁彭建軍,將全面負責FF在國內的技術研發及所有生產管理。

    恒大為此制定了詳盡的發展規劃,計劃在國內華東、華西、華南、華北和華中地區,建立五大研發生產基地。預計10年后年產能達到500萬輛,以FF91、FF81等多系列多車型產品面向全球市場,覆蓋高端、中端及入門級。

    但隨著雙方交惡,這份發展規劃很可能會流產。

    “交車疑云”

    可以說,賈躍亭是國內互聯網造車第一人。早在2014年,賈躍亭就對外宣布將啟動樂視超級汽車計劃,“復制樂視生態垂直整合的成功模式重新定義汽車”,打造最好的互聯網智能汽車,建立汽車互聯網生態系統。

    雖然飽受質疑,28個月后,樂視還是成功發布了旗下第一款概念車LeSEE,定位超高端D級互聯網無人電動汽車。發布會上,賈躍亭流下淚水,PPT上打出幾行打字:“我們吹過的NB,正在一一變成現實!”

    賈躍亭還拉來超跑汽車阿斯頓馬丁作為合作伙伴,根據當時的報道,雙方將成立一家電動車汽車的合資公司,聯合開發一系列互聯網智能汽車。雙方預計在2018年量產搭載樂視車聯網系統的RapidE。

    2016年10月,樂視在美國舊金山藝術宮舉辦發布會,正式發布首款概念車LeSEE的升級版版本LeSEE Pro。但發布會上,LeSEE Pro卻未能如約上臺。

    按照原計劃,賈躍亭應該坐著概念車LeSEE上臺,但最終他只是跑著出現在了發布會的舞臺上,他解釋稱LeSEE在運輸過程中出了車禍,而緊急空運過來的LeSEE Pro則由于航班晚點,導致無法按時趕到現場。

    當時有人質疑,樂視根本沒有造出來車,概念車可能只是模型而無法啟動。

    從那之后,樂視的境況急轉直下。樂視的資金鏈問題開始集中爆發,“生態化反”夢想淪為笑柄。次年,阿斯頓馬丁對外承認已中止與樂視的合作,賈躍亭在美投資的FF位于內華達州的工廠也陷入停工狀態,內華達州的政府官員對外發聲稱這是一個“龐氏騙局”。

    融創中國的孫宏斌在此刻成為賈躍亭的救命稻草,但生意人孫宏斌看不懂賈躍亭的汽車夢想,只愿意投樂視網、樂視影業等優質資產。

    燒光了160億元之后,孫宏斌終于“認輸”。今年9月,融創中國以7億元抄底拍下樂視系多項資產,成為樂融致新和樂視影業的第一大股東。

    現在,賈躍亭的身上幾乎已經看不到樂視汽車的影子。他的微博上滿滿當當的都是FF的消息,量產似乎是他現在思考的唯一問題。

    一切看起來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賈躍亭看起來信心滿滿,他認為自己造車的贏面是100%,或者是99%。

    但這次在與恒大交惡之后,國外媒體The Verge曝出FF在今年8月造出的第一臺,也是唯一一臺預產車在公司活動上著火損毀,且還存在拖欠供應商貨款的問題。

    一切都和錢有關。手握重金入場的恒大已經成為賈躍亭的新晉敵人。他期待著可以依靠FF再創奇跡,而與恒大簽下的協議又使其存在失去FF控制權的風險。

    賈躍亭別無他法,只能繼續狂奔下去。

相關文章: 更多關于許家 更多 賈躍亭 的報道

  • ·賈躍亭需要更多許家印(2018-10-09)
  • 同美國市場上另一個動畫巨頭迪士尼一樣,夢工廠也選擇了上海作為其開始中國夢想之旅的起點。而且頂了個迄今為止最大的中外合作文化交流投資項目之一的名頭。

    寄希望于國資委自我突破已不現實,中央層面的國務院已對應成立國務院層級的國資深化改革小組。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sdzb@time-weekly.com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广东快乐十分 古交市 | 津南区 | 防城港市 | 锦州市 | 清河县 | 九寨沟县 | 丰原市 | 建瓯市 | 永德县 | 镇雄县 | 芷江 | 托克托县 | 绥阳县 | 宝山区 | 海盐县 | 若尔盖县 | 班戈县 | 建平县 | 大渡口区 | 金阳县 | 舒兰市 | 姜堰市 | 兴和县 | 湟源县 | 大厂 | 呼伦贝尔市 | 西峡县 | 长岛县 | 乌海市 | 宜良县 | 开平市 | 秦皇岛市 | 金乡县 | 乾安县 | 滨海县 | 府谷县 | 天气 | 松潘县 | 奉新县 | 邵阳县 | 清苑县 | 潮州市 | 仁化县 | 荃湾区 | 册亨县 | 枣阳市 | 阳原县 | 五莲县 | 仲巴县 | 阿图什市 | 大邑县 | 葫芦岛市 | 平湖市 | 嘉善县 | 浦县 | 靖宇县 | 潮安县 | 通江县 | 皮山县 | 丁青县 | 称多县 | 久治县 | 云龙县 | 青岛市 | 北票市 | 中江县 | 长兴县 | 丹棱县 | 永嘉县 | 东兰县 | 融水 | 凌云县 | 资讯 | 兴文县 | 冷水江市 | 鄂州市 | 婺源县 | 金乡县 | 临海市 | 饶阳县 | 贺兰县 | 盐亭县 | 五大连池市 | 长宁区 | 九龙坡区 | 手游 | 平山县 | 揭西县 | 天津市 | 岳西县 | 晴隆县 | 南投县 | 汉阴县 | 定结县 | 昌都县 | 普定县 | 安丘市 | 黄梅县 | 兰溪市 | 西藏 | 满洲里市 | 修水县 | 青海省 | 修武县 | 额敏县 | 炎陵县 | 清河县 | 漠河县 | 谷城县 | 石台县 | 巨野县 | 洞口县 | 龙山县 | 永修县 | 双鸭山市 | 观塘区 | 柳林县 | 台北市 | 桃源县 | 响水县 | 榕江县 | 鱼台县 | 湄潭县 | 和林格尔县 | 昭觉县 | 凤山市 | 正镶白旗 | 赤峰市 | 商都县 | 赞皇县 | 玉门市 | 民乐县 | 波密县 | 建始县 | 克什克腾旗 | 松江区 | 西乌 | 勃利县 | 岐山县 | 大厂 | 二连浩特市 | 贡嘎县 | 白玉县 | 涞源县 | 阳曲县 | 丰镇市 | 稷山县 | 香河县 | 寿阳县 | 苏尼特右旗 | 庄河市 | 太原市 | 锦屏县 | 新乡市 | 唐山市 | 衡山县 | 台北市 | 清流县 | 南江县 | 如东县 | 潢川县 | 会理县 | 江川县 | 察雅县 | 旬阳县 | 延安市 | 福贡县 | 白朗县 | 北碚区 | 兴国县 | 文安县 | 青川县 | 安达市 | 永胜县 | 鞍山市 | 普兰县 | 荣成市 | 四川省 | 康马县 | 米泉市 | 华池县 | 莫力 | 屯昌县 | 绥德县 | 定边县 | 惠来县 | 柳河县 | 太仓市 | 福海县 | 栖霞市 | 宕昌县 | 永丰县 | 天水市 | 德兴市 | 四川省 | 汉中市 | 报价 | 石景山区 | 梨树县 | 扶余县 | 会泽县 | 旬阳县 | 嘉禾县 | 新安县 | 兴安盟 | 轮台县 | 竹山县 | 永春县 | 顺平县 | 两当县 | 宾阳县 | 呼和浩特市 | 谢通门县 | 朔州市 | 兰溪市 | 宜城市 | 宾川县 | 鄯善县 | 黔东 | 美姑县 | 岑巩县 | 高雄市 | 江油市 | 福海县 | 嵊州市 | 临武县 | 潼南县 | 星子县 | 南华县 | 昆山市 | 苏尼特右旗 | 潞城市 | 淮滨县 | 鲁甸县 | 彭水 | 麦盖提县 | 元朗区 | 福贡县 | 上饶县 | 海伦市 | 成安县 | 马关县 | 荣成市 | 孟村 | 日照市 | 天镇县 | 孟州市 | 荣昌县 | 台南市 | 论坛 | 台湾省 |